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圣光永远在你身边(15)

2010年6月1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文作者:罗天昊

清早,天王从楼上下来后才发现外面飘起了雪花。早上多睡了会儿,在宿舍时,急匆匆的没看窗外的天气,下来时也就没带伞。小雪花飘飘洒洒,下的不大,天王在雪花中漫步,没有打伞也没有什么,雪小的淋不湿衣服,反而感觉雪中漫步还多了几分浪漫。雪中漫步,很让人想起童安格的《花瓣雨》,这雪花就是那花瓣。家乡的雪一般落下没多久就化了,听说北方的雪是干的,雪落在身上也不粘身。但此时的雪落下也很快化了,落在身上同样粘在上面,想想毕竟已经是三月。时间过的好快,仿佛昨日还在和兄弟们喝学期结束时的分别酒,今日已经走在郑州的街头,还被小雪给覆盖。

起的稍微晚了一点,天王也没时间坐在小摊上安安静静的吃早餐,他买了两个包子,边走边啃,雪落在包子上,啃起来,很快冰凉冰凉。

赶到店里的时候,还好没有迟到。新的一天上班正式开始,上班还是那么无聊,只是在那站着,有顾客来的时候,笑脸相迎,没有顾客来,无聊就四处蔓延。昨天领班和天王说了,上班期间,不能随便聊天,幸好天王只是来实习的,以后还走,说不定还能成了什么领导级别的人物,要是其他服务员,估计领班说话就没那么好声好气了。

店里今天有两个小姑娘没来上班,公司规定每个员工在周末外的一个星期里可以轮休一天,除了蛋糕师傅。蛋糕师傅估计是最累的,每天上班从早上一直要上到晚,只要有人来定蛋糕就没有一刻的休息,而且没有休息日。因为店里只有天王和蛋糕师傅是男的,所以两人很快相熟起来,马师傅一个蛋糕做完了,会出来休息一会,常常拉着天王,躲到店外,一起抽根烟。

总体说来,工作还是很无聊。也许工作本身就是一个无聊的事情,人们就在无聊中挣扎,然后生存下来。天王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看着大大玻璃窗外的世界,雪下的越来越大,满世界被乱串的白色的雪花给交织。雪花含的水分比较多,落下的速度非常的快,放眼望去,外面的世界一片灰蒙蒙。

店里是放音乐的,但音乐不是你想放什么就放什么的。碟子是总公司发下来的,且规定营业时间,音乐不能停。天王已经听了几天,却一首歌都没学会,或说一首歌的调子都哼不起来。这些歌曲也不知道公司在哪找来的,谈不上难听,但更谈不上好听。一般好的歌曲,听个一两遍,天王至少能跟着哼上两句,但店里整张碟的歌曲,天王听了几天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唱些什么。听时间长了,连外面漂亮的雪景都破坏了。

天王还是挺羡慕经理的,想来就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听店里的小姑娘说,经理正准备结婚,天王听了很是非常的郁闷。想想以前暑假在深圳打工,刚干了几天,就正好遇到经理结婚,花了自己一笔钱,到最后,干了一个多月,公司还扣了他五百块钱押金。没想到,这次到郑州来上班,又碰到了一个要结婚的经理。

其实店里的气氛还能算上融洽,性格差一点的无非多说几句不讨喜欢的话,性格好一点的,无非多干点活,反正店就这么一点大,活也没多少。领班说是不许在营业厅里聊天,但大家也小声的说说话,她躲在后厅的小阁楼上也听不见。天王跟小姑娘们聊聊天,知道她们来上班,也都是没多久的。那个眼影重的小姑娘来了没到两个月,今天没来的有脸上雀斑的小姑娘来了才十几天。服务员里时间长一点的,就是那个壮女孩,她来店里已经一年多,是服务员里的头。其他服务员都还没超过三个月。小姑娘们年龄不大,都是在二十岁左右,让天王看错年龄的有两个,一个是有雀斑的小个子姑娘,天王还以为他最多十八九,没想到听其他服务员说她属虎,还比天王大一岁。另一个看错的就是壮女孩了,天王本以为她有二十四五,却才有十八岁。最是让天王看错年龄的就是领班,领班给天王的第一印象就是三十来岁的女人,没想到她只比天王大一岁,属虎的,看起来老,是因为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但就算怀孕也不会这么老,天王一直很纳闷这个问题。

整个一天就在店里迎客,学习企业文化制度,再迎客中,慢慢度过,站着依然很累,脚依然很痛,但天王仿佛忘记了,只是偶尔看看外面的雪花,纷纷杂杂,像永远下不完似的。

晚上,天王学着查货,就是看今天一天还剩下多少货,对照今天早上的本有的货加上今天送过来的货,查查卖出的货和所卖出的金额能不能对应起来。他刚来,帐不用他算,他只要去数没卖掉的货就行了。还有就是把货架上,过保质期的商品给检出来,登记后给扔掉。比如面包吧,保质期一般写的是三天,那看三天时间到了,没卖掉就给扔出去,其实写的是三天,食用的话五天也可以,但必须扔掉,服务员是不能吃的。因为店里所有商品必须遵循先入先出法,就是先来的货先卖,后送来的货后卖,如果店里没卖掉的又到保质期的货服务员可以吃的话,那不是服务员会故意将快过期的货不卖,然后等着过期留着吃嘛。这个道理,新来的小姑娘还不懂,扔货的时候,小声的嘀咕说扔了怪可惜的,天王就把这个道理说给她们听,一个个听了,都挺佩服天王的,说是果然是大学生啊。哎!

一直忙到快九点半,天王才离开店里。今天中午他躺在小阁楼里的换衣间休息的,所有没有很早的就离开店里。毕竟他也是这里的员工,不能和其他人不一样,大家都是平等的。

回去的路上,雪下的还是非常大,跟早上的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开始坐公交车还好,等到了百货大楼下了车,一阵寒风夹着雪花吹来,天王顿时冷的直抖。

他今天就光穿着西服来上班,店里其他人一般都穿着棉袄,到店里后才换上服务员的黄色衣服或蛋糕师傅的白大褂。天王因为上班要穿西服,所以也就没考虑那么多。虽然里面有穿保暖内衣,但在这风雪交加的夜晚,依然冷的让人无法忍受。坐在公交车上,就有人向他投来让天王奇怪的眼光,下车后,走在风雪中,遇到行人,也都纷纷向天王投来“敬佩”的眼神。

太冷了,雪落下没多久就化了,天王没走多久,头发已经全湿。尽量走在街道的屋檐下,但屋檐是那么的窄,雪在轻轻低吼的风中乱串,不肯放过他。走到影楼旁时,黑色墙上的广告,天王只看到了“尘世”二字,就无心再看。这么晚了,他也没想去上网。回去,宿舍的门肯定开了。而且太冷了,冻得哆哆嗦嗦的哪有劲去上网。再说,要是再碰到昨晚的三个猪头,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对于自己不能预料结果的事情,天王做的一般会比较谨慎。

回宿舍后,门果然开着,而且宿舍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了。刚进去,跟天王住在一个房间的人就跟天王说了:“你赶紧去看看你的被子,看有没有被淋湿。”

天王一听自己的被子被淋湿,也顾不得抖落干净身上的雪花,立即向房间跑去,被子要是湿了,晚上他怎么睡觉?

进入房间一看,地上全是水。自己的被子和垫被,已经被人向床里面推了不少,大概就是刚才告诉自己被子被淋湿的那人帮忙弄的,天王顿时对那个小伙子充满感激。人对于雪中送炭的,总是感激远远大于锦上添花的。高低床下,放了一排盆子,天王新买的两个盆子也放于其间,水从屋顶上一排排的滴落,落在盆子中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还有的水滴滴在天王的床边上,砸在铁栏杆上,水雾四散,天王的脸上都能感觉到。

天王爬上床摸摸被子,靠在床边放的都湿了,所幸湿的幷不是很多。天王是睡在上铺的,上铺离房顶很近,在床上,只能勉强坐着,想半蹬在床上都办不到,想叠个被子很困难。加上冬天床上的被多,其他人也没有叠被的,所以天王也就没有叠被。没想到不叠被的后果就是被子被淋湿。

弄了半天,天王才把床上给整理好,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被子就一床,湿了也没有办法,难道扔了不盖被子睡,他只好把湿的一面对着外面。

一直忙到11点多一点,天王才上床睡觉,房间里的人还都在外面看电视,打牌,天王心情坏透了,也没有心思去玩。躺在床上,被子的湿气包裹着天王,天王感到一阵阵的发冷。屋顶上落下的水滴,滴在地上的盆子里,滴滴答答声不绝于耳,落在铁栏杆上,化成的水气,有时还能飘到天王的脸上。最后天王把棉袄和箱子里的大衣服都加在被子上,但依然很冷,天王干脆把身体缩成一团,头埋进了被中,他在抵御寒冷,他不想听到水滴落入盆中的滴答声,他不想感受冰凉的水雾在脸上扩散的感觉。他就在寒冷的冬夜,外面下着雪的冬夜,蜷成一团,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02.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