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圣光永远在你身边(16)

2010年6月1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文作者:罗天昊

夜里,天王醒来很多次,都是被冻醒的。每次醒来,都是头昏眼花,也不知是头蒙在被里给蒙的,还是冻的。每次醒来不久,又很快睡去,天王感觉是晕过去的。

到早上六点天王便起床了,睡在床上太冷了,不如起来,说不定还好一点,冰冷的被窝实在让人留念不起来。起来把被子和垫被卷到床里面,床上的空间太小,他实在无法把被子叠起来。屋顶上的水滴还在不紧不慢的滴着,天王还找到一个塑料口袋将被子靠近滴水的地方给遮起来。

穿好衣服,刷牙洗脸时,天王感到自己浑身好像缺了那么一点力气,懒懒的,对着镜子刷牙,镜子中的脸显出一丝异样的红润。我病了吗?天王不禁想到。从窗口望去,外面的雪依然下个不停,仿佛昨天下一天的雪只是个前兆,今天的雪才是正餐,外面的雪飘的慢多了,不见昨日的狰狞,但看起来,立即让人想到一个形容词“鹅毛”。天地间一片白色。要是在已往,天王看到如此美景,肯定会暗发一声:银装素裹,天地分外妖娆。而如今,他只想到或说只感到一个非常俗的字“冷”。

下楼后,穿着西服外面套件厚大棉袄打着一把伞的天王,踩着莫脚踝的雪,想到还是那个俗字“冷”。楼下一排排的小店铺差不多都开了门,一阵阵白气从店里飘出,看到白气天王立马有了些许温暖。买了两包子,和一碗稀饭,刚吃时,还觉味道不错,暖暖的,但没吃几口,自己像是突然失去了味觉,包子和稀饭吃起来,索然无味,肚子也神奇的突然饱了。看着手中的包子和桌子上的稀饭,天王直发愣,却再也无法吃下一口。

由于起的比较早,身上又冷的不行,天王便决定跑着去店里。皮鞋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天王跑几步就没了力气,但又觉得冷,走几步就再跑,就这么跑跑停停,到店里时,刚好八点,店门还没开。天王呆在店门口等了一会儿,又感到冷的直打颤,就又顺着店的周围跑了几圈,等回来后,背上有了热气,店门也开了。

帮着将店里打扫一遍,又是擦货架,又是擦玻璃、擦灯管的,忙了好一会儿,天王既然感到自己头不晕了。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天王便顺口问问其他几个小姑娘,问她们这片地方有没有房子可以租到。他知道店里的服务员,公司是不提供住宿的,她们要么自己租房子住,要么住在亲戚家。店里没有一个人是郑州市里面的人,要是市里的人,估计也不会来这里当服务员,拿几百块钱一个月的工资。

其实天王在宿舍住了第一晚后,就不太想住在那了。一是里面的人太杂,晚上一个个很晚的回来,然后再玩到很晚才睡觉。二是自己在里面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唯一能说几句话的就是那白净小伙,他好像也不太爱说话。两人没什么共同话题。三呢,就是天王在宿舍里太不自由了,回去早了,没钥匙开门。且在宿舍里,想玩个电脑什么的,都不行。他来几天了,电脑还一直锁在箱子里从没拿出来过。最主要的就是,屋子竟然漏水。想想昨晚的情景,天王自己都觉得自己过的凄凉,从小到大,家里虽然也什么钱,但他从来还没受过这种罪。

吃饭的时候,有个小姑娘就和天王说,她就是住在这里的,这里房子也不太难找,二三百块钱就能找到个单间,天王要是想租房子,她倒可以帮他看看。说话的小姑娘就是胖胖的,有爆炸头发的那位,开始天王只知道她叫什么静,后来听她自己介绍,才知道她叫范文芳,大家都喊她文芳。

下午,天王专门找范文芳商量找房子的事情,范文芳看他是认真想找,就跟天王说,明天她休息,可以在下午的时候带他在周围转转。天王自然对她说了大堆感谢之话。范文芳还有个男朋友,也是十八岁的模样,穿着劣质的牛仔裤,看起来呆呆的,下午时也来过。坐在店里,也不怎么说话,店里的服务员也不怎么搭理他,范文芳使眼色让他走,他就这么傻傻的坐在那,期期艾艾的不肯走。天王还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走后,店里的小姑娘趁范文芳不在的时候跟天王说,范文芳男朋友就在旁边一个豆捞店里打工,和范文芳认识才十几天。那小子挺懒的,整日不想上班。

在店里无聊,天王就和小姑娘开开玩笑,说你们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吧什么的,小姑娘们就说:算了吧。你以后找个跟你差不多的。我们认识都是打工的,介绍给你,你可要?现在的女孩和男朋友认识几天,就住在一起。

也许这就是在外打工的模样吧。一般这些女孩初中毕业或者读个中专出来打工,认识个男朋友,肯定会立即住一起的。毕竟一个人也要租房,还不如两个人合租。打工也是辛苦,工作辛苦,心更辛苦。在陌生的社会,陌生的人群中,找个人相伴,也许是这些在外打工的人能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店里的几个小姑娘,年龄都不大,却都是和男朋友住一起。

晚上,雪终于停下,天王下班也是九点多了,直接回的宿舍。屋顶的水滴还在不断滴着,化雪也不知道要化到哪年。陪白净小伙看了一会电视,天王感到头有点晕,站了一天也比较累,就早早上床准备睡觉。早上用塑料口袋遮的还算有效果,被子没有变的更湿。蜷缩在被窝里,虽然感到冷,但比昨晚要好很多。天王就拿着手机上网看了看新闻,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后来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后,天空居然放晴。早晨红彤彤的太阳照着白色的积雪,感觉漂亮极了,窗外阵阵清新空气吹进来,天王心情也变好很多。只不过,喉咙很干涩,试着说两句话,声音都变了。

去上班后,中午和经理说了自己想找房子的事情,说下午范文芳带他去找房子,想跟经理请个假。经理开始还说要天王考虑考虑,但天王直接跟她说:房子漏雨,没办法住,我也不想找房子,但宿舍没办法住,你说我该怎么办?经理也就没再劝天王。还很不错的说,范文芳来找你的话,你就去跟她找房子。

整个下午,天王都在想房子的事情,他在想他以后将要住的房子的模样。以后是不是要买个锅,自己做点饭吃,买什么锅呢?电饭煲,还是直接买电磁炉。也想,住的房子的周围是不是有菜市场。繁繁糟糟的,天王美美的想了一大堆。来郑州前,天王刚到合肥找工作时,天王的高中同学来找他玩,是个女孩,叫小欣。小欣和大头两人白天带天王游览合肥的大小景观,晚上就一起吃饭,吃完饭在街头乱逛。走到一个小区旁的时候,小欣看着小区里一栋栋漂亮的楼房就说:“我要是在里面有一间房子,那该多好。房间不要多大,只要够住就行了。我可以在里面自己烧饭吃,可以看电视,可以,总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小欣当时仰头看楼房的情景一直印在天王的脑海。小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虽然大学快毕业,但仍仍是一副高一女孩的模样。当时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明亮,亮的天王估计这一辈子自己都无法忘记。

大概到五点的时候,范文芳才发短信给天王,让他到店旁边的站台等她。天王早已等的不耐烦,收到短信,和领班说一声后,直接摘下工号牌就跑去了。

到公交站台时,范文芳已经在那等着他。天王上去直说,太麻烦你了,太麻烦你了。

范文芳带着天王穿进一个小胡同,两人还没走多久。范文芳就接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大吼大叫,配合她爆炸似的头发,天王在旁看着,直觉范文芳气势好旺。范文芳吼完电话,说让天王先在这等着,她有个事,马上就回来。说话的语气很重,天王乖巧的点点了头。

天王等了大约十分钟,范文芳才回来,她还带着个人,就是她男朋友。她男朋友过来,一把抓住天王的后背,说:“我帮你找,行不行?”

天王当时也没觉得什么,还认为范文芳的男朋友人不错,还肯帮助自己找房子。不料范文芳一把抱着她男朋友,想拉他走。还对天王说,以后再帮你找,你现在走吧。

她男朋友很执着的死死抓着天王的后背衣服,不断的重复那句话:“我帮你找。”范文芳呢,就死死抱住她男朋友的腰,想拉他走,然后使眼色让天王赶紧走。范文芳虽然蛮胖,她男朋友很瘦,但女孩的力气毕竟没有男的力气大,一时也拉不走。估计此时的三人的造型可路人看到,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

天王当时就蒙了,他们俩在干嘛?胖胖的范文芳死死抱着她男朋友的样子,看起来还很好笑。

既然范文芳让他走,天王也没有理她男朋友抓住自己衣服的手,轻轻一挣,挣开后,慢慢向店里走去。身后,范文芳还死死抱着她男朋友的腰,他男朋友的呢,就死死盯住天王。他们在干什么,天王还是没有搞明白。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06.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