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圣光永远在你身边(21)

2010年6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文作者:罗天昊

情书是这样写的:

我一直不太明白爱情到底是什么,所以我拒绝着它。我一个人走着,一个人想着,一个人发着呆,一个人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一个人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我不用管有多少人在奇怪着我,更不用想有多少人在和我踏着同一种步伐。我也时常怜惜书中没有爱情的人,却也知道爱情不会眷顾我这样的人,就象笑意总在别人脸上一样,所以我不用对自己怜惜,这就足够,我还是能心情不错的独行着。

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快乐,它叫默默关注。你在默默关注着那开了几天还没将花瓣伸直的小花,你在默默关注雨后从树叶上慢慢滴下的水滴,还有你,在默默关注远方的每一个消息,我们都将这些视为自己的快乐,我们不愿去说出口,将自己的独乐拿来与人分享。谁能知自己对一事一物或一人的默默关注能持续多久,说不定哪天你再想起你关注过的,却已忘了从哪天起你没有再去关注过他。

生活繁简的好坏是永远分不清的。我独行着,默默关注天空烧不尽的却烧我眼睛的太阳和时隐时现的月亮和星辰,默默关注报栏上有意思的信息,默默关注那永远安静同样喜欢独行的女生。简单的过着再简单不过的日子,让时间在书海中漂走,在虚幻的杀与被杀中度过。我的时间被书和电脑夺的差不离了。有天我宣布我离开他们,却不想,让时间伦落成了发呆精灵们跃舞的池子。不太清楚是我的习惯给了我简单的生活还是简单的生活让我有了如此习惯。我想我是不是在享受数年后享受不到的安静。无法判断简单生活给我的好坏,但我却不烦他。

冬天的雪融了,会让草冒出来,夏天的叶子绿极了也会在秋天枯萎。我的简单生活只是没有计划过的习惯,当一些事情发生后,他便如刚有小孩不久的妇人总是怀疑做的每件的事的对错,会不会伤了她的未来。我也想象我的未来,期待着,等待着。

当有个人出现后,迫使我去想简单生活给我的得失,逼着我找寻改良的药方。冬日严寒的雪中你是否探看过满含热力的几点寒梅,数点的红给你的却是满世界的鲜艳。我还是一个人默默独行,却再也无法安下心来。当这个人出现后,身在严寒中的我仿佛看到了雪中满含热力的几点寒梅。

想改变生活,我决定用爱情这剂苦口良药。彷徨于脑海中的念头因有麻痹心地刺激,让我有了勇气。但我始终无法明了冰艳下面是不是刚强的温柔?我的这份冲动能不能化了她冰冰的面具?我是不是惟有等待,静静的等待?

那个给我满世界鲜艳的女孩,她能告诉我的答案吗?

情书写好后,天王看着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和烟灰,却发愁了:怎么送过去呢?女孩是中文系的,天王对他们系的人可一个不认识。

后来听宿舍里的人讲班上有人认识中文系的人,天王便去找那人帮忙。那小子看着天王拿出一个2毛钱的信封装的情书,笑的前仰后合,说道:“都什么时代了还写情书。你跑了几家店才买到信封的?”

信是第二天中午送过去的,天王惴惴不安的等着回复。下午几个同学喊天王一起去体育馆打乒乓球,打球时都心不在焉,被同学好一顿虐。打球时,有个同学看天王裤子口袋大,就把自己口袋里零零碎碎的东西让天王装着,天王当时也没在意。

打完球,几人就到学校里面的一个超市买点饮料喝,不想刚进入超市,天王心就散了,那个女孩也在逛超市。

学校里的超市不是很大,但来买东西的人挺多的,三个收银台前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付钱。以前天王买东西时,最讨厌排队了,但这次,他却在祈祷前面的全部拿100的钞票让收银员找,付款付的越慢越好,因为女孩就跟在他身后排队。等队伍排到天王时,天王就准备掏钱付款,因为同学把他的零碎东西都放在了他口袋,有钥匙、卡什么,放的时候,天王也没在意。口袋里零碎东西一大堆,天王眼睛一直向身后瞟,也没细看自己掏给收银员的东西。掏出来后,天王突然感觉不对,自己掏给收银员的不仅有四五个硬币,还有个红色的小塑料包。天王当时就愣住了,收银台处很多人也安静了下来,然后一个个拿怪异的眼神打量天王。

天王感到血一下子涌到了脸上,但他还强装镇定的把小塑料包装进口袋,然后等收银员收钱。镇定的走出超市后,天王感到自己快崩溃了。身后几个同学也跟了出来,一出来就对着天王哈哈大笑。

“王八蛋!”天王扑上了那个把避孕套装到他口袋里的同学。

晚上的时候,女孩给天王发短息问他到底是谁?之前天王给女孩发过很多短信,但从来没敢把自己的名字什么的告诉女孩。天王接到女孩的短信后,本来是应该非常欣喜的,但现在你要他怎么回答,难道说:我就是你今天傍晚时在超市碰到的用套子当钱付的那个家伙吗。

当晚天王拿着手机在宿舍晃了一晚,连魔兽比赛都没看,却一条短信也没发。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回短信,女孩当时就在自己的身后,她当时小声的笑都给天王听到了。追着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本来就不道德了,现在她还看自己随身带着个套子,让她知道那人就是自己的话哎,不能再想,天王感到自己快疯狂了。

套子事件发生后,天王一直没敢给女孩发短信。没多久,最多一两个星期吧,天王就看到了这个独行的女孩不再独行了,她身边有个高个的男生陪着她。第一次见时,两人走路时,离的还远远的,第二次见到时,两人就牵手了,第三次见到时,女孩伴在高个男身边,笑的是那么的开心,花枝乱颤。高个男,天王见过,就是他们那一栋宿舍楼的。女孩大概别了远方的男友了吧。

现在天王在郑州的雪地上行走,冬夜的风吹的人直发颤。喉咙干涩的难受。他看着高空的星星,不知道为何想到女孩,想的心难受,她早已有了新的感情了,为何还想?

第二日天王还是上的早班,今天上班他状态不是很好,昨天只是喉咙干涩,今天说话声音都变了。上班时,大家过的和平时没有两样,范文芳还和他热情的打招呼,昨日的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中午休息的时候,他一个人跑到店周围的小巷子里,看看能不能租到房子。根据写在墙上的招租电话打了几个,要么没有人接,要么都是房地产中介留下的号码。跑了大半个小时,天王知道自己这样找肯定是没什么希望了,就跑到了附近的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看能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房子租。以前天王暑假打工的时候,干的就是房地产中介公司的业务员,所以他对房地产中介并没有常人的厌烦情绪。一般找房地产公司帮你租房子,你需要交第一个月房租的一半作为中介费。

这家中介公司居然是用一个大本子来记录房源的,天王喝着白开水将大本子翻了两遍也没有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租的。店里的同事们说这边的房子也就三百块钱左右,但本子上最便宜的都是五百以上,而且最小的都是2房。天王只想租个一房,够自己住就行了,租大了也是浪费。他要租个五百块以上的,靠他一个月千把块钱工资,以后看来除了上班就只能呆房间,哪里也不敢去了。

等回到店里,经理问天王找没找到房子,天王回答说没找到,经理就劝天王暂时不要找,她说她已经跟公司后勤部反应过了,他们很快会派人去修漏雨的屋顶。

2点,公司送菜的终于来了,天王便和大家一起吃饭。喉咙本来就难受,看到这些沾满花椒的菜,天王更是吃不下饭了。

晚上的时候,经理宣布明天开始要进行“三八妇女节”促销活动。

店里开始进行庆“三八美女节”促销活动的时候,天王来店里已经六天了。说什么促销活动,就是把店里在活动中便宜卖的商品给搬到店外,然后派两三个服务员对着大街吆喝:活动了,有活动了,XX店举行庆“三八美女节”活动喔,XX便宜卖了,大家快来看一看哦。

天王有幸成为了吆喝中的一员,他跟领班说自己喉咙痛,喊不出来,领班就说,不用你喊,你站在外面,吸引吸引眼光就行了。

傻傻的在店外站了一天,刚开始时天王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其他小姑娘吆喝的都挺大声,天王光站着也不好意思,时不时的也操着沙哑的喉咙一声的来句:美女们、帅哥们来看一看呀,XX便宜卖了哦。

一天下来,天王感觉,他都没感觉,快累死了。

第二天又在店外站了一天,身体本来就不好的天王,感觉自己真的要崩溃了,回去他给大哥发短信:哥,我不想干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14.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