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圣光永远在你身边(36)

2010年7月1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文作者:罗天昊

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生活方式。有的人喜欢争分夺秒,每日活在紧张和忙碌中而自得其乐;有的人喜欢闲散生活,赚的钱也无需太多够花就行;有的人则喜欢灯红酒绿,每日活的像个夜色精灵吸取夜的繁华和荒淫。正是各色各样的人组成了不同的城市,组成了多彩的世界。

合肥市和许多大城市还是不能比的,从城市规模,城市建设和人们的消费水平来讲,与大城市还是有些差距。但小城市有小城市的乐趣,人们不会为了生活而整日奔波,不会整日活在忙碌中,在闲适中逍遥自在。

合肥的消费水平也不是很高,对于收入平常的人们来说,花个几十块钱就可以到餐馆里享受一下。芸芸和糖糖就是在一家叫“傣妹”的火锅店里花了几十块钱度过了芸芸的二十一岁生活,两个人快乐的喝着雪碧,吃着辣到心里的火锅,没有生日蛋糕,没有生日歌,但她们过的快乐。

最后划拳,芸芸依然输了,她高兴的结账走人。有时候快乐便是如此简单,无需去刻意寻找。有的人开着生日舞会,各色各样的人在舞蹈,在挥霍精力和青春,等一切结束,越多的繁华过后总会藏着越多的空虚。

两个小姑娘吃完火锅才八点多,两人就在步行街闲逛,逛每一家衣服店,看每一件漂亮的衣服。有时候看到漂亮的衣服也会试穿一下,她们也不买只是看看。逛街追求的就是这个意境。如果看到漂亮就买住,那不是在逛街,那是在购物。想想天王人生活也挺没意思的,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买住,人没有了向往,生活还有意思吗?

“累死了,休息一会儿吧。走,我请你吃冰激凌。”因为吃火锅是芸芸付的钱,所以糖糖想请芸芸吃东西。

“嘻嘻,我等你这话已经等半天了。”

三月中旬夜晚的天气还是有点凉,两个小姑娘找了半天才在街上找到空椅子。晚上在步行街逛街的人很多,两个小姑娘就坐在步行街上舔着冰激凌聊着天,看着过往的人流。冰激凌冰凉,吃完火锅后吃它的感觉太爽了,两个小姑娘聊学校里的帅哥,聊宿舍里的平常生活,也聊今天在网吧看的比赛。聊到魔兽,当然是芸芸说糖糖听,芸芸说着今天看的比赛每一场的精彩之处,糖糖很耐心的听着,虽然她不懂。

宿舍里的姐妹说芸芸能和糖糖成为好朋友,原因就是芸芸太能说了,而糖糖太能听,糖糖永远是个好的听客。芸芸说的神采飞扬,在初春的夜晚驱赶着淡淡的寒气,当她说到leeggo的时候,小姑娘明显还对今天他撞她的鼻子有很大的不满。

“恶心男的水平很一般,第一场要不是xiaoA让他,他怎么会赢。你看第二场xiaoA稍微用了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的功力,恶心男兵败如山倒。”芸芸说到leeggo的时候,语气充满了不屑。

“我看他打的挺好的。”一直做听众的糖糖难得发话替leeggo打抱不平:“还有你别老是恶心男恶心男的叫人家。我看他人挺好的,长的也挺帅的。”

“大姐,你没有欣赏水平啊?就他那样的也叫帅,带着副小眼镜,一看就知道是装斯文的禽兽。”

“不要说那么难听好吗?”

“我就说,我就说。你不会春心荡漾了吧,现在才初春呀。”

“你才春心荡漾了呢。”糖糖说着就哈芸芸的胳肢窝,芸芸可敏感了,芸芸那么能讲,糖糖对她不满的时候就用这招对付她,百试百灵。

“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啊。”果然芸芸一被碰就站起来捂着身体准备逃。

两个小姑娘又在步行街上晃了一会儿,已经快十点了,天气还有点冷,两人就决定回去。步行街离学校也不是很远,步行只要20分钟,两小姑娘就边打边闹的一路步行准备回去。

离开步行街,再走过一个街道,便可以看见学校,只要穿过一个巷子就能到学校的偏门。小巷子很窄,只能容小汽车通过,人烟稀少,两个小姑娘走在暗黄的小巷里还有点害怕,据说学校有女孩子在小巷子里被劫过色。

“我们刚才应该绕点路,走在这里心里怕怕的。”糖糖躲在芸芸的身后小声的说。

“怕什么,有我在。”芸芸自然不能说怕了。

“万一碰到打劫的怎么办?”

“很简单,我就把你留下,让他们对着我们的糖糖美女好好劫了哦。”

“去死。”糖糖又来抓芸芸的胳肢窝。

“不要啊,不要有人打劫啊。”芸芸大叫道。

“你看前面有个黑影。”

“哪里啊,你别骗我了。”芸芸这么聪明,怎么会被骗。

“真的,你看。”

芸芸看糖糖已经不向她袭击,转头看看,前面墙根处果真有个黑影,是个人靠在墙角。

等小姑娘走近的时候,看到是个人蜷缩在那,她们也没想管,大街上那么多流浪的人,只不过这个流浪汉有点猛,天气这么冷就敢靠着墙角睡觉。两个小姑娘经过时只是看了看,略微散发点同情心而已。走过后,糖糖说道:“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的?”

“什么?”

糖糖指指墙角的流浪汉:“你看那人穿着长长的外套,好像在哪见过。”

两人说着,脚步也没停,继续向前走。刚走几步,芸芸突然停下了:“好像是恶心男。嗯,真的好像是恶心男。”芸芸说后,转身向墙角走去。

两个小姑娘刚走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不用说是这位躺在墙角的流浪汉发出来的。

“果真是恶心小子。”墙角的家伙两个手蜷在怀中,头靠在墙上,眼镜斜挂在脸上,不是leeggo是谁。

糖糖蹬下来,传入鼻中是浓浓的酒味,看来这家伙是喝醉酒,且还醉的不轻,不知他为何躺在墙角。糖糖上去用手推推,leeggo稍微动了动,嘴角也微张了下,一滴口水从嘴角直流而下,拉成长长的丝线然后落在衣服上。浓重的酒味刺鼻。糖糖仰起头看看芸芸,眼中的意思十分明显:怎么办?

芸芸很干脆的一脚踹了上去,踢的原本是躺着的leeggo趴在了地上,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受了如此一脚也只是哼了哼,丝毫没有醒的迹象。芸芸见此想再补一脚,以报鼻子被撞之仇,糖糖一把拉住芸芸的脚,差点把芸芸拉倒:“干什么,不要踢了。”

“心疼了?!”芸芸没好气的说道,这么好的免费踢人机会还让她不踢个爽,她当然没好气。

糖糖也没理她,他蹬着忍着刺鼻的酒味把leeggo扶起来,狠力的摇了几下,leeggo很顽强的就是没醒。

“大姐,你就让我好好的踢几脚,他肯定会醒。”芸芸见此脚又痒了。

糖糖用无声表示我在的时候,你想都别想。她又狠力的摇了几下leeggo还是不醒。芸芸也蹬了下来,掐鼻子捂嘴巴,想用憋气将leeggo逼醒。芸芸白生生的小手忍着恶心按着醉鬼的嘴巴,死死捏他鼻子,还没让她过瘾的时候,醉鬼有了反应,芸芸手还按着他嘴巴见醉鬼嘴巴好像动了,赶紧拿开手,手才离了嘴巴,一道激流从醉鬼的口中喷出,占了小美女一手,衣服上也被喷了不少。恶臭蔓延,芸芸感觉自己要吐了,这死家伙,恶心的家伙,欠打的家伙,居然吐了,且还吐在我身上!!!

芸芸火了,美女生气会化成野兽的,小美女抬起自己的玉脚对着醉鬼死命的踢了起来。幸好小美女穿的是运动鞋,要是穿高跟鞋,估计我们的猪脚要命丧美女的玉脚下了。美女冲动时也注意下脚的位置,踢的都是leeggo的腰部和背部。踢脸要是被人家看见了,不是说我不淑女嘛,芸芸很聪明的。

“你想踢死他呀。”糖糖一把抱住芸芸。芸芸挣扎几下,气顺了不少,也停下了完全不符合美女的动作。停下后,把手上、衣服上的污物全部擦在了醉鬼长长的外套上。

奇怪的是,地上的醉鬼受了一阵酷刑后居然还没有醒,本来被糖糖扶起来现在被踢的趴在地上还没有醒。额的神啊,这小子喝了多少酒!

两个小美女想了无数法子,用了无数残忍的手段后,地上的醉鬼楞是没给个反应,两女孩崩溃了。在这小子身上摸了半天,就找到一部又大又丑的山寨手机还有几个一元的硬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芸芸看着大的跟砖块似的还掉了几个键的手机,本想用手机给这小子的熟人或朋友打个电话,但手机居然没电,小美女顿时眼一白,差点也跟着昏了。

最后糖糖说了一句让芸芸彻底崩溃的话:“我们送他回去吧。”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35.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