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青葱岁月(14)

2010年7月2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文作者:空城大叔

这一夜我和王新精神都不佳,2V2居然被文翔和蛋蛋暴兵赢了好几局,下半夜的时候,王新打到一半睡着了,蛋蛋把脚搭在桌子上开始看电影,我看着蛋蛋脚上的很可爱的狗熊头大棉鞋,和文翔一边抽烟一边聊天。

文翔说大学没意思,不如上高中的时候,那时有憧憬,看书看累了想想现在累点能考个好点的大学,到了大学就开心了,看书也有了动力。

文翔顿了顿,吐出一缕烟,继续说:“可是现在在大学待了三年了,不知道在干吗不知道想干嘛不知道应该干嘛,不想上课,不想自习,天天窝在宿舍要么就去网吧,其实很多时候也不想玩游戏,但是也不知道干嘛。”

我把烟按在烟灰缸里:“高中上课,自习,考试,就为考个好大学,没想到到了大学,也是上课,自习,考试,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王新不知道啥时醒过来的:“高中挂科不要交重修费。”

“但是高中挂科回去要挨揍。”蛋蛋摘下耳机说。

文翔拍拍我,说到:“走,下去买夜宵吃,我请客。”

出了网吧门,冷风让我打了个哆嗦,门口卖面条馄饨鸭血粉丝炸臭豆腐炸里脊的小摊贩挤在一起聊天,看到我们四个下来,立刻招呼我们问我们吃什么,我们各自点了吃的东西跺着脚聊天。

王新看着卖馄饨的老板小车旁边一个小孩(应该是他儿子)缩成一团靠着小吃车在睡觉,脏兮兮的小脸,突然听见文翔说:“王新,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出来溜达啥。”

王新很诧异,回头看见文翔对着一条狗在说话。

于是王新又点了十串里脊。

吃完东西又回到网吧,去HF建了主机等人进来4V4,这年头寂寞的人真多,还真有人来4V4的,我们打了几局,8点了,“走吧,还要考英语呢。”我站起来说。

“你们大三没英语课了啊。”蛋蛋说。

“重修不行啊。”我说。

“爱国不行啊。”王新说。

文翔点燃一支烟:“我一想到祖国尚未统一,就忍不住想抽烟。”

我们从网吧出来,走到教学区门口时,文翔说:“你们去考吧,我不去了,去了也考不过,浪费时间。”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和王新打着哈欠去教室重修英语,拿到试卷,看着满纸的abcd,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为了不考一半睡着被赶出考场,我和王新使了个眼色,把答题卡一阵狂涂交了上去。

出了考场,依然很困,点了根烟,站在操场边等校车回本部。

风很大,我紧了紧衣服,大脑开始不由自主的乱想,想到下午还有考试,想到刚刚挂掉的英语,想到正在宿舍睡觉的文翔,王新拍了我一下:“几点了,校车还不来?”

我掏出手机,看到有条短信,半个多小时前迷彩服MM发的:文翔手机关机了,我联系不上他,你转告文翔,要他考完英语和我联系。

我回复:我没去考试,联系不上文翔,不好意思。

然后我也关了机。

“几点了?”王新问。

“9点半。”

“那为什么校车还不来?都到时间了啊,冷的一B啊,草他妹的校车。”王新很愤怒。

“草他妹的大学。”我说。

校车开来了,我和王新依靠出色的意识和淫荡的走位,占据了靠车门的比较近的位置。

车门打开,保安走下来大叫:“不要挤,老师先上,老师上完再学生上。”

后面的老师们夹着包一个个迈着轻盈的步伐谈笑着从我们面前走过,保安还不停的喊着:“别挤,学生让老师先上。”

王新说:“上你妹。”

由于人多嘈杂保安没听到王新说的话,但看到了我,愣了下,问道:“这位老师,你不上吗?是不是在等人?”

我连忙说:“是啊,我在等我的学生助理,他刚到。”我指了指王新。

说完领着王新就上去了,王新还很配合的说了声:“王老师您先上。”

我们上去后,保安大喊:“没老师了吗,那学生上,三块钱一个人,买票。”说完掏出一叠票,用手蘸了蘸口水,开始撕车票、收钱、找钱。

我觉得有点恶心,扭过头来,王新在看着我。

“怎么了?”

“原来长的老坐校车可以省车票钱,叫你大叔还真不是白叫的。”

“毛,哥这叫成熟稳重,懂吗?”

回宿舍后就上床睡觉了。

醒来已经天黑了,打开手机,发现三条短信,两条是迷彩服MM的,分别说“知道了,谢谢”和“文翔依然没有开机,你能帮我联系到他吗?”。

还有条是老妈发的,说“儿子,天冷了,注意加衣服,别感冒。”

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揉了揉鼻子。拨了文翔的电话,对方依然关机。

下床,穿衣服,叫醒依然在睡的王新去吃饭,王新显然没睡的爽,唧唧歪歪的起床穿衣服和我一起出去吃饭。

外面很冷,食堂的晚饭时间已过,我们去学校门口的小饭店吃。

我们坐下来点菜,“真冷。”我跺着脚。

“喝点酒吧我们。”王新说。

“你这酒量喝毛酒,不想付饭钱就直说,不用把自己灌醉。”

“草,我就是要练酒量,不敢喝吗?”

我不语,拿了两个二两装小瓶的二锅头,递给王新一瓶,拧开瓶盖,一口喝下去半瓶看着王新。

王新一仰脖子也喝下去半瓶,故作镇定的看着我。

我们对视了十秒钟,“点菜啊。”王新说。

“不急,喝完再点。”我又一口喝掉剩下的半瓶。

“喝完我就不用点了。”

“你不是要练酒量吗?这些都是必经的过程。这就怂了?”

王新一闭眼喝下剩下的半瓶,放下瓶子,眼睛楞楞的看着我:“点菜吧。”

我们点完菜坐着等上菜,“还喝吗?”我问王新。

“再来半瓶。”王新舌头已经有点打卷。

“哪有酒半瓶半瓶卖的?”

“那就一瓶。”

我招呼服务员:“再来两瓶小瓶的二锅头。”

我们把酒打开,一边吃菜一边聊天一边慢慢的喝,这瓶喝到一半的时候,王新冲到卫生间吐了。

吐完回来趴到桌子上睡着了。

我默默的吃完所有的菜,喝完所有的酒,付了钱后扶着王新回宿舍。

从今天开始到我们回家前的那天,一共21天,除一天晚上考试外其他20天王新每天都和我晚上出来喝酒,我们喝酒20次,王新共计喝高20次,被我一个人扶回去11次,被两个人架回去5次,被3个人轮流背回去3次,被4个人抬回去1次。

放寒假回家前最后一个晚上大家一起喝酒,王新今晚特别活跃,看来这段时间的苦练有了效果,我偷偷问文翔“你和迷彩服MM怎么了,最近你咋老关机?”

文翔反问我说:“如果你是她,当别人说起自己男朋友时,你该怎么说?说我男朋友留级了回GS去了,到现在也没过几门课?”

我不语。

文翔拿起杯子碰了碰我的杯子:“干了。”

我们。

文翔又拿起酒瓶倒上:“再干。”

我们再次一饮而尽。

这天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但状态都不错,没有人喝多,结束后6个人东倒西歪的互相搀扶着去网吧包夜。

坐下来刚想招呼人打魔兽,发现已经有3个人睡着了,“让他们睡会吧,一会再叫他们起来魔兽。”文翔说。

我上网随便看看帖子,QQ上找人聊聊天,瞅瞅别人的QQ空间,进到文翔的QQ空间,看到一篇刚更新的日志,不知道是从哪转载来的,图片是很好看的雏菊,图片旁边还有几句话:
茫然的心。
茫然的目的,
风吹过,
舞起了一空的落花,
那一地浅蓝的记忆,
我随手将它丢在了风中,
你知道吗,
我此刻依旧想你。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54.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