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青葱岁月(23)

2010年8月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原文作者:空城大叔

打发走王新,我拿着两瓶水回到座位上,递给小憨一瓶,她伸手接过去,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正放着某个当前比较流行的综艺节目,小憨一边看一边傻笑。这个综艺节目我曾经在宿舍看到力俊看过,原因是那期节目的嘉宾是小泽圆,那天看后力俊一直和我们大谈这档综艺节目办的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有品味,但从那以后,力俊每次看到嘉宾名单就叹着气关掉视频没有接着往下看,其失望程度总让我想起前阵子在论坛上看到一人放了个种子,名字叫“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被一群禽兽蹂躏”,害别人下了整晚,结果发现是“葫芦兄弟”,而且还是带马赛克的。

“这个好看么?”我问小憨。

她一边傻笑一边冲我点点头:“我们宿舍每期都看的,这期是最新的,我们都还没看呢。”

我无奈,自己上浩方去玩魔兽。

玩了两局后,扭头一看,小憨正看着我屏幕。

“看的懂么?”我问她。

“看不懂,只看到有小人在砍树,然后其他的都不知道在干吗了。”她依旧一脸傻笑。

“想学么?”

“好啊,就怕我学不会。”

“高数考97分的人一个游戏还学不会?我教你。”

于是我开始和她解释这个游戏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这些种族是代表什么,每个种族的英雄、兵种、战术以及基本的操作,还上网搜索了魔兽的历史,我滔滔不绝吐沫星乱飞,旁边一打魔兽的哥们开始戴着耳机一边玩一边看我,后来摘下耳机一边玩一边听我说,最后干脆也不玩了,歪着个身子凑过来听我说话。

我喝掉了3瓶农夫山泉,跑了4次厕所,说的口干舌燥大脑缺氧手脚乏力,不亚于运动会跑完1500米,我喘着气问小憨:“我说的你听懂了多少?”

小憨还没回答,旁边那哥们拍了拍我:“哥们,你说的太精彩了,我刚学魔兽,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对魔兽的理解太肤浅了。”

说完还一脸崇拜的看着我,我说了声“谢谢”看着小憨,小憨笑笑:“听懂了一部分。”

“哪部分?”

“你说的魔兽的历史,还蛮精彩的,像听神话故事一样。”

旁边那不识相的哥们又凑过来:“对对,我也觉得,我以前还不知道魔兽又这么精彩的故事呢。”

我没搭理他,继续问小憨:“其他都没懂?这个游戏大概怎么玩你了解了一些没?”

小憨看着我,半天才憋出句:“要不你玩一局我看看,你可以一边玩一边向我解释。”

“对哦,理论联系实际。”旁边那不识相的又插嘴了。

我打开魔兽选择了单机游戏,问小憨:“四个族你想学哪个族?”

“我忘记哪四个族了。”

“人族,兽族,不死族,精灵族。”

“你喜欢玩哪个族?”

“不死族。”

“那我也学这个。”

我选择了不死族,对阵一个中等电脑,进入游戏后,我一边操作一边讲解:“这三个长的像和尚的东西是采金矿的,采了金矿有了钱才能造其他东西,这个像小狗一样的东西是采木头的,造有的东西不仅需要钱也需要木头的,这个是不死族的主基地,这个是金矿,我现在造的这个是兵营,是出兵用的,你看,这些兵和建筑都有说明,说明能干吗干吗,建筑要造什么东西会提示你需要什么前提条件才能造什么什么……”

小憨很认真的边看边听边点头边提问题。

“这个和尚除了采金矿还能干吗?”

“只能采金矿。”

“不能采木头吗?”

“不能。”

“那这个采木头的是不是也只能采木头?”

“不是,还可以打仗。”

“这个是什么?”

“是不死族的英雄。”

“出英雄干吗?”

“英雄相当于将领,可以升级,可以学到一些技能,尤其不死族的英雄很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

“可以很快的杀对方的英雄。”

“那对方要是不出英雄呢?”

“怎么可能不出英雄?”

“出了就被很快的杀死了那还不如不出呢。”

“这……”

开始我还能对答如流,后来开始吃力,再后来有点无言以对了,我开始流汗,不停的喝水。

我放下一个牺牲深渊为出冰龙做准备,同时多造了一个和尚,我一边把这个和尚变成阴影一边说:“这个是隐形的,可以侦查用……”

小憨叫起来:“你不是说这个和尚只能采金矿么,现在又能变形又能侦查。”

“刚才我忘记了……”我尴尬的笑笑。

小憨也笑笑。

我觉得今天一时也说不清楚了,聚集部队一波A死了电脑,然后退出了游戏。

“这就赢了?”小憨不解的问。

“是啊,电脑的英雄死了,兵也没了。”

小憨眨着眼睛看着我,我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说:“你基础太差,我今天回去找点详细的介绍整理后给你看,你先熟悉一下再说。”

“哦。”小憨点点头。

我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快十点了,回去吧。”

我们站起来准备走,旁边那个不识相的还问:“哥们这就走啦,不再玩会啦?”

我嘴上笑着说:“不了不了,改天再玩。”心里哭着说:“玩你妹啊玩,你有见过玩魔兽玩一身冷汗手脚冰凉的么,再不走哥非得半身不遂不可。”

我送小憨到女生楼下。

这是我第二次到女生楼下,上一次是从GS搬过来,辅导员让我们男生帮女生搬东西,我们一帮人抗着大包喜滋滋的光明正大的参观了一回女生宿舍,女生们拿着手绢站在楼下笑嘻嘻说着感谢的话,我对王新说:“如果她们一手掐腰一手挥动着手绢那咱搬得就更起劲了。”力俊抗着一个大包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如牛但故作轻松的说:“小意思,这太轻了,我还能再提一个呢。”王新立刻冲过去把手里的一个箱子递给力俊:“哥们力气小,提不动这箱子,麻烦你一起给提上去。”力俊最后还真提上去了,那天搬完东西,力俊的两条胳膊贴了半个月的活血止痛膏。

一年多过去了,女生宿舍外面还是老样子,没啥变化,里面肯定和我们上次进去时看到的床上空荡荡地上乱糟糟不一样了,肯定床上乱糟糟地上空荡荡,我边想边走,小憨突然说了句,“女生宿舍男生不能进的。”

我一抬头,都已经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了,立刻站住脚:“对对,我知道,那我回去了哈,你早点休息。”

小憨笑了下伸出手来,“干吗?”我问。

“握个手啊,感谢你今天教我那么多,我很笨的,你要费点心了。”

我一时大脑空白,找不出话来对,稀里糊涂的伸出手来握了一下她的手,小憨又笑了下:“我上去了,再见。”

说完轻轻的转身,走进楼道。

我看着小憨的背影进了楼道,走上楼梯,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依然在楼下愣着,直到一对情侣在我身边很响的KISS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来,然后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进楼道再回头向男孩招招手说了声“回去吧”,男孩也招招手,转身走了。

我也转身走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63.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