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青葱岁月(29)

2010年8月2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经过这一折腾,现在已经六点多,我早已经饿的脚下犹如练过轻功,想到中午王新带给我的那只鸡腿,想到被奶维的熊喝掉的鸡腿的汤汁。

想到这里,我舔舔嘴唇,回味起那风姿绰约的鸡腿。

猛一抬头,看到小憨和电灯泡都在看着我。

“你舔嘴唇干嘛?”电灯泡问。

真二,明显是饿了嘛。我心里想,脸上堆起笑:“天太干燥,湿润下嘴唇。”

小憨笑笑:“说谎,肯定是饿了。”

真聪明,一看就知道我饿了。我心里想,脸上笑的都快抽筋了:“还好还好。”

三路车来了,我们上了车,车上人不多,很多空位。

自然电灯泡和小憨坐一起,我一个人坐在她们后排,看着小憨的长发,想起我上小学时拉过坐我前排的女生的长头发,中学时用打火机烧过前排女生的头发,为这些事,我没少收班主任的表扬,多次在全班大会上朗诵我原创的各种检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