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圣战士(1)金色和黑暗

2010年10月1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金色……

一个恰如其分的词,配得上这个难得一见的美好日子,愉快的金色的光芒,照着人的灵魂,暖洋洋的。金色的日子里是一片平静。

有些日子是灰色的,铅云低垂,阴雨连绵,伴随着刺目的闪电和隆隆的雷声。有些日子是鲜艳而冰冷的蓝色,在结霜的穹顶和屋棚上空延伸。有些日子甚至还是红色的——春风裹着尘土,把傍晚的天空漆成红色,这时的庄稼还没有在土里扎稳根。还有的日子甚至在天空铺上了一层天鹅绒般深蓝的毯子,一直延伸到夜幕里。

他喜欢这样的秋夜,凝望深邃的星空,他会忘却自己的世界。他想像着,上帝为了让自己的光穿透夜幕,在夜的苍穹上刺出了一个个针孔。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喜欢看着星空,希望能一直看到最深处,看到这位造物主的影子。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凝望,即使在他过了十九岁的生日,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不应再这样做。

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有不同的色彩。所有的色彩他都经历过。每一种色彩在他心里都有一段记忆,一个不可取代的位置。然而,所有这一切都不能和金色的日子相媲美。金色是麦田的色彩,翻滚的麦浪从父亲的田里一直延伸,穿过低矮的山丘。金色是太阳照在他脸上的那种温暖。金色是他心中感觉到的那份激情。

金色是她的头发和声音的色彩。

“你又在做梦了,文飞,”她嬉戏着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快回到我身边。你离我太远了。”

他睁开眼睛。她是金色的。

“乔琪,我就在这里啊。”文飞笑着说。

“没有,你不在这里。”她的小嘴噘着——这是她达到自己目的的最强大的武器,“你又把我撇在一边,做自己的梦去了。”

他翻身侧卧着,把头撑在胳膊肘上,以便更清楚地看着她。她只比他小一岁。文飞九岁的时候,她的家人就已来到这里,为躲避宗教迫害,她一家和许许多多其他避难者一起,从太空降落,加入到溪水城其他圣徒的行列。

那时,幸存的避难者们从几乎所有的联邦行星来到这里,聚集到一起——无可奈何地成了这些星球上的先驱。许多狂热的宗教团体成了同盟31年地球上第一批被联合权力同盟列为非法的组织。这对于圣徒和烈士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纵观人类历史,那些不理解信徒的人们一直在驱赶他们,使信徒们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在他们的传统教育课上,开始痛苦地重复这么一个主题:他们理应受到驱逐,理应让他们在行星和星际间流浪。现在,这些信徒的家庭再一次被流放,零散地分布在阿特拉斯计划中命运多舛的流放者中间,当这一任务以惨败而告终时,这些家庭中的幸存者开始急切地找寻他们的兄弟姐妹。最终,各个世界间建立了联系,族长们选择了一个名叫百坤的边缘地区作为他们的新的家园。

不久,轨道运输船开始每天登陆库特旗星际站。新到的家族往往会进入这些边缘聚居地。佳华和芯妮夫妇就是在那天带着他们大眼睛的女儿到达的,是那天到达的五个家庭中的一个。文飞和爸爸一起,随着全城的人们出来欢迎这些新家庭,帮助他们安顿下来。

文飞对当时的乔琪没有太深的印象,不过他隐约还记得那个笨拙、孤独、腼腆的女孩,还有她竹竿一样瘦长的身体。他第一次真正地注意到她,是在她十四岁那年,她的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那个“竹竿女孩”就像一只蝶蛹突然变成了美丽的蝴蝶一样,闯入了他的心扉。她就是自然美的化身——镇上的族长们向来反对身体彩绘和化妆。文飞能够成为第一个接近她的人,真是交了好运。他的心、他的灵魂全都融化在她那双明亮的蓝色大眼睛里。

她闪亮的长发在吹过麦田的暖风中轻柔地飘舞着,产生了一层光晕:微风过处,飘来远处风车转动的“吱呀”声,还有面包房烤制面包的淡淡香味。

金色。

“我也许是在做梦,但我永远不会把你扔下不管的。”他微笑着对她说。他们躺在毯子上,周身的麦子沙沙作响。

“告诉我你想去,哪儿,我带你去。”

“就在现在吗?”她的笑声和阳光一样,“在你梦里?”

“当然!”文飞起身跪在厚厚的毯子上,那是他特意为他们铺下的,“随便你去星球上任何地方。”

“我哪儿也去不了。”她笑着说,“今天下午约翰逊修女的水栽课上有一个考试,我必须参加。而且,”她越说越激动,“我为什么要去其它地方呢?我需要的一切都在这里。”

金色,在这么一个黄金的日子,谁又舍得离开呢?

“那么我们哪儿都别去了,”他充满激情地说,“我们就在这儿……结婚。”

“结婚?”她看着他,半是茫然,半是疑问,“我说过,我下午要上水栽课。”

“我是说真的。”文飞为这一天已经筹划了很久了,“我已经毕业了,爸爸的农田也一直管理得很不错。他说他打算分给我四十英亩,就在农场的边缘。非常美丽的一块地方,离峡谷谷底很近,那里……那里……乔琪?”

长着金色头发的女孩没有听他说话。她坐了起来,蓝色的眼睛望着小城的方向,“警报响了,文飞。”
他也听见了。遥远的呼啸声,穿过田野,时起时落。

文飞摇了摇头,“他们总是在中午拉响警笛……”

“可是现在不是中午,文飞!”

就在那一刻,太阳昏暗了。文飞跳起来,转过身来,面对暗下来的天空。随着阴影在金色的麦田上飞快地蔓延,文飞的嘴巴也越张越大。一阵恐惧袭来,文飞瞪大了眼睛。他的血液沸腾了。

从山谷西侧而来的火球咆哮着冲向他这边,火球后面拖着浓浓的烟雾。文飞飞快地弯下腰,拉起乔琪。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他们必须要跑开,找一个藏身的地方……但是他们能去哪儿呢?乔琪尖叫着,他意识到他们无处可去,没有任何安全的藏身之地。

火球似乎就在他们身边,他们赶紧俯身躲避。火焰从他们头顶掠过,雷鸣般的声音很快淹没了远方的警笛声。火焰后面的阴影覆盖了整个山谷。五条巨大的烟柱在空中翻卷,如长长的手指越过文飞和乔琪,伸向溪水城的建筑群。接着,火球盘旋着合为一体,在城镇上空飞舞,在离溪水城中心一英里的地方,翻卷的火焰落在凯谦家的田地里,立刻将田地化为焦土。

文飞颤抖着——不知是由于恐惧还是紧张——但至少他已不再不知所措。他紧紧抓住乔琪的胳膊,拉着她,“快点,我们必须要在城门关闭以前赶到城里。快!”

她已不需要更多的催促。

他们跑起来。

他已经记不得他们是怎样进入城里的。

金色的天空已经变成了混浊的土黄色,依旧笼罩在空中的浓烟又把它变成了灰色。这是令人压抑的颜色,青石板一样的颜色,冷冰冰的。看起来让人不舒服。

“我们必须要找到学琛叔叔,”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他在大院里开着一家店铺。快!快点!”

文飞和乔琪吃力地从镇中心穿过,街上这时挤满了难民。溪水最初只不过是百坤边陲的一个哨所。它的镇中心以前是一个堡垒大院,周围有防御的城墙围着主要的建筑。从那时起,小城就从这个中心堡垒向外发展开来。现在,有一万多人都把溪水称作自己的家乡——而现在几乎所有这些人都跑到这个安全的城堡大院里来了。

在拥挤的中心广场对面,他刚好看到了“学琛五金店”的招牌。

突然,从周围的墙上传来了自动武器的“哒哒”的射击声。两声沉闷的爆炸声之后,机枪的“哒哒”声更加急促了。

广场上,人群里发出一阵尖叫声。文飞听出了,确切地说是感受到了,混乱人群中的恐惧。人群中一片叫喊声,有的尖利刺耳,有的则显得平静。头顶的浓烟给躁动的人群蒙上了一层压抑的面纱。

“文飞,”乔琪喊道,“我……我们要去哪儿?该怎么办?”

文飞向周围扫了一眼。他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恐慌。

“我们只要能穿过广场就好了,”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她的眼神,“我们都曾经穿过好几百次了。”

“可是,文飞――”

“它还是和平常一样远。只不过拥挤了一点。”文飞看到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涌出了泪水。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然而,就在他们在广场上走到一半的时候,事情却发生了。

一片火焰在城堡墙外升起。深红色的火光照亮了低垂在城镇上空的浓烟。血红的颜色笼罩着广场上恐慌的人群。尖叫声、呼喊声、嚎啕声响成一片,混乱刺耳,但一些不知是谁发出的喊声却清晰地传到了文飞的耳朵里。

“联邦军队到哪儿去了?陆战队员呢?”

“别和我争了。看好孩子!别走散了!”

“不可能是虫族!它们不可能人侵到这里,离它们那么远……”

虫族?文飞听到过关于它们的传言。都是些噩梦,他想,用来吓唬孩子的,或者用来防止过多的外来移民进入自己的领地的。

人们低声议论的这些传说,他已不能一一记起,但是现在,噩梦就在眼前,如此的真实。

又一个声音穿透了他的思绪。他转过头来,看着她。

“文飞,我怕。”乔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片湿润,“那是什么?出了什么事?”

文飞张开嘴。他回答不了她的问题。他说不出话来。那一刻他有那么多的话要对她说——那么多没有说出来的话,而他为此在未来的无尽岁月中将为之遗憾。

一道亮光闪了一下。他感到背上有灼热感。他转回身,抱住乔琪。

东边的墙已经出现了豁口。古老的壁垒从另一边倒下,坍塌在文飞的眼前。似乎有一股黑暗的浪潮袭向豁口,仿佛一个起伏不定的影子。这个影像在他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一个闪亮的紫色甲壳,鲜血淋淋的白色爪子从殖民地居民柔软的身体上划下,蛇一般弓起的身体扭曲着爬过破碎的石头。

不可思议……噩梦来到了百坤。

广场上摩肩接踵的人群发出了一片惊恐的喊叫声,转回身从豁口跑开。但他们无路可逃。虫族的泰特嘉刺蛇已经爬上了对面的城墙,像黑色的油污一样滴落到街道上。顷刻之间,它们刀片般锋利的魔爪上方露出了可怕的、眼镜蛇似的羽冠。它们的尾巴高高地弓起。锯齿般的肩关节窝里长满带甲壳的尖刺,以死亡般的速度冲向西边拥挤的人群。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新的威胁,人们转身想跑,却撞到了后面汹涌的人潮。

文飞听到乔琪在他身后气喘吁吁,“我不能……我不能……呼吸了……”

狂暴的人群挤压着他们。文飞绝望地环顾四周,想找条路出去。

头顶晃动的影子吸引了他的目光。一个鼓胀的圆球似的形体,似乎是一堆脱离了肉体的大脑,在殖民地城墙上飘浮着。它的卷须就像内脏似的挂在下面,有力地搏动着。它正伸向人群的中间。文飞曾经听说过,被虫族抓去的人,没有一个好过的,都是生不如死。

文飞泪如泉涌。他们无路可走,无处可逃。

突然,那个在空中飘浮的虫族领主身体颤栗着滑向一边。这个可怕的野兽旁边响起了几声爆炸。领主的身体在一个巨大的火球中化作碎片。进入了大院的虫族泰特嘉刺蛇们突然犹豫起来。

五驾联邦幻影战斗机划破了头顶的浓烟,它们引擎的轰鸣几乎淹没了下面人们恐惧的喊叫声。幻影战斗机在空中飞旋,25mm的脉冲激光不停地扫射着,狠狠地打击着远在崩溃的城墙边的目标。

一架战斗机突然颤抖了一下,在狂怒的怪物发射的猛烈炮火中爆炸了。

已经进入了大院的虫族怪物们加紧了进攻,不分青红皂白地见人就杀,或者掠走。它们已经把人类团团围住了,现在它们所要做的,就是从拥挤的人群边开始,收割这些生命。

又一队幻影战斗机撕破浓烟滚滚的天空。接着,一艘联邦运输船划破天空,迅速俯冲下来,停在广场上空。发动机的气流顿时在地面上刮起了一阵飓风。树木弯曲到几乎要折断。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几乎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文飞周围的人全都伏在地上,以躲避这强烈的冲击。

文飞透过尘土看去。运输船继续盘旋着,但是已经将舷梯放了下来,放到了广场上。他看到那位海军陆战队员在向他们招手。

广场上的每个人都看到了那位陆战队员。他们毫无理智地拥向舷梯。一股人潮将文飞向前推去。

他失去了乔琪的手。

“乔琪!”他呼喊道。他试图抵抗住惊慌的人群的推挤。他的声音被发动机的轰鸣声淹没了,“乔琪!”

他在背后看到了她。愤怒的怪物们加紧了进攻,运输船眼看就要将它们的战利品夺走了。文飞惊恐地发现,怪物们在以惊人的速度把人们劈开,就像在麦田里收割血染的麦子。怪物们已经接近了乔琪的身边。

文飞拼命地踢打着人群。他喊叫着。

三个泰特嘉刺蛇立刻抓住了乔琪,把她从人群中拖开。

“求你了,文飞!”她哭喊道,“不要离开我!”

失去了理智的人们把他挤进了运输船。

怪物们的利爪突然抓向飞船的船身。飞行员急忙拼命地起飞。飞船在他的操纵下立刻飞起来,带着文飞,离开了他的家乡,他的生活,还有他的爱人。

“不要离开我!”这是她最后留给他的话,一直在敲打着他的头脑,他的灵魂,愈来愈响亮,似乎要把他的头颅震破……文飞的世界一片黑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那里将是漆黑一片。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81.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