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圣战士(2)地狱火炉

2010年10月1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听着,你们这群混蛋,把屁股给我坐稳了。我们这是在进行高空降落。”

文飞不用看就知道,中士又在冲着他们咆哮了。那家伙是个代职,临时负责他们的行动。当他们降落之后,文飞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文飞觉得,在分到排里执行任务之前,最好不要惹那家伙。运输船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以及船体飞速下落时发出的震耳欲聋的隆隆声,使文飞几乎听不到那位代职在说什么。

只是那家伙的那个样子让人不由得想冲他大吼一声,或者瞪他一眼。不管怎样,这对文飞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中士只不过是在负责他们回到地面。文飞知道,一旦他回到基地,将会有另一个人,在更长远的时间里,对他进行折磨。

文飞耸了耸肩,想让背部离开舱壁靠垫。运输船内部通常都像火炉子一般,在穿过大气层下降时更加炽热。这艘飞船要使每个人都感到舒服,至少还需要再加两个冷却设备。背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淌,肩胛骨和不透气的靠垫粘到一起。脸上的汗珠不停地冒出,偶尔会流下来落到作训服上。制服上的每一个结合点都让他感到不舒服,而身边的安全杆又使他很难舒展一下筋骨。

更糟糕的是,运输船装得满满当当,人们肩挨着肩,隔板贴着隔板。相比之下,炽热的感觉还容易忍受,更难以忍受的是这么多人发出的气味,空气清新剂已经起不了作用了。

文飞的眼睛无处可看,只能看着对面隔板里其他海军陆战队新兵,看着他们千篇一律的呆滞、毫无表情的面容。耳朵也只能听着中士偶尔发出的咆哮和身后船体单调的隆隆声。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干,除了用自己的思想来打发时间……而这是他最不愿做的。

这些想法潜伏在他的头脑深处,像鬼魂一样缠着他。有时候,鬼魂似乎就是在他自己的脑袋里紧紧追赶着他。闭上眼睛,这些阴魂从来不散。没有任何声音能够长时间地盖过它们。这些鬼魂,个个都机灵、美丽而又恐怖,令人痛苦,使人崩溃。它们平静地等待着,耐心地守在他意识的边缘,只有他的意志才能将它们收服。

有时候,他自欺欺人,认为已经永远地控制了它们,驱除了它们。可是,当成熟的草或者泥土的气味随着一阵微风从他身边吹过,或者某种淡淡的颜色在他眼中一闪,或者听到某个遥远的轻轻的笑声,看到周围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那些阴魂又会卷土重来,将他完全控制。

仅仅是想到他们,他的眼中就会流血。

他什么都不想,只是要战斗。他需要战斗。只有战斗才能真正地控制住这些阴魂。那样,他就可以把精力集中在任务和任务要达到的目标上,至少指挥官会告诉他某些无足轻重的、应该知道的目标。宏观的策略和他无关。那不是他的事情。他的任务就是做好要他做的事,别的什么都不要想。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

运输船的轰鸣声渐渐变小。它终于在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世界的大气层里耗尽了能量。运输船的发动机在卖力地工作,使得运输船看起来像一只大鸟在优雅地飞行。想到这里,文飞不由得噗嗤一笑。这艘APOD-33运输船向各个星球证实了联邦的断言:任何拥有大型发动机的物体都可以飞起来——不管飞得多么拙劣。当然,以前他经历过很多降落训练。这些训练都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他也不愿怎么去想它们。

为什么要在平静的时候去想那些痛苦的事呢?最好把注意力放在其它事情上……其它任何事情上。文飞开始扫描他周围的陆战队员的脸。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训练。能够认出你周围的陆战队员总是一件好事。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救你一命……或者害得你送命。

坐在他对面的那位女性似乎属于某种典型的类型,到底是哪种类型,文飞不能确定。她金色的头发剪得很短,梳理得整整齐齐,头型很漂亮。她的脸紧紧地绷着,棱角分明的颊骨,嵌着一双明亮的青灰色的眼睛。她的眼睛经过文飞的肩膀,没有目标地盯着远处某个地方,虽然眼睛一眨不眨,但这扇窗户却是封闭的,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的心灵。

这双眼睛能够把酷夏的一条河冻成冰,文飞心想。想像力驱使他不由得去想她的其它部位是什么样的。她所穿的战斗服完好地隐藏了她可能拥有的身体特征,但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她制服上的标志表明她是一名军官。

这对一名列兵来说是危险的事,不管你从哪个角度来说。远离军官是一个列兵首先要学会的东西一一尤其是在随意的交谈中。他所认识的一位列兵,因为和队长关系特别亲密,最后丢掉了脑袋。

从他们登上运输船起,这个女军官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对文飞来说,她能这样保持沉默再好不过了。不要先说话,除非别人主动和你说,文飞心想,不然就是在自找麻烦。

至少她是很舒服的,文飞想。她的服装是自动降温的,文飞看到她的电源线插到了飞船的电源插座上。文飞觉得她的冷气一直传到她身体的外面。有一天他也会掌握穿CMC-300的复杂技巧,甚至还可能是新的400型号。当然,那一天还远着呢。不管怎么说,穿着战斗服总要比穿着几层可消融型布料和标准内衣要好得多。如果他还能活到穿上自己的战斗服的那一天,他的前景将会得到相当的改善。

至少,他们可能会给他一些武器方面的训练。他甚至还没有机会得到那种训练。

船舱里的其他人都是和他一样的步兵。每个人都带着那种标准的联邦陆战队员的冷漠表情。每个人都流着联邦的汗水,有着联邦的疲惫。这是他们的义务。

然而,有一阵,文飞的目光落在了一个特别高大的列兵身上。

那家伙的块头太大了——文飞记得,队员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的安全带给扣上——而他的嘴里一刻不停地抱怨着。文飞想像不出他们到底从哪儿给他搞来的合身军装。他皮肤黝黑,文飞隐约还记得,过去地球上的联合权力同盟曾经称他们这个民族为“撒哈拉巨人”。他脸部宽大,棱角分明,嘴唇丰满。他的头发又长又密,黑色的自然波浪,从前额一直向后垂到脖子上。

那家伙确定无疑的是个工作狂,一个不碰得头破血流决不回头、干起活来废寝忘食的疯子,在危难中,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种人,希望他过来把自己从火坑中拉出来,但又最不愿意和这种人一起跳火坑。

“快把这破玩艺儿停到地上!”巨人明亮眼睛下面的嘴巴大笑道,“我要去宰几个怪物来。给我在烤架上烤几个怪物。把它们的脑子吃掉。”

撒哈拉巨人又一次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巨大的双手分别拍在旁边两个陆战队员的大腿上。这一拍,两个人都皱着眉头,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

“我们的晚餐就吃它们了,虫族大餐!哈哈!快把这破烂飞船停到地上,我自己打开它。”

飞行员坐在机舱前面密封的驾驶舱里,不可能听到这一请求,但却似乎很愿意满足他。飞船缓缓地回旋着——文飞知道这是降落前标准的操作一一发动机的声音也有了一些变化。最后颠簸了一下,发动机猛地停了下来。

文飞前面的中尉不失时机地把身上的插销从飞船电源板上拔下。身边的安全横杆还没有完全升起,她就已经可以自由地活动了。空着的手灵活地一挥,就把帆布行李袋从头顶的行李架上取下来。舷梯刚刚在飞船后面放下,她就已经朝着它走去了。她甚至超过了那位撒哈拉巨人,虽然他也是匆匆忙忙的,似乎急着要和人打架。

文飞不慌不忙,扯了扯自己的作训服,把汗湿了贴在身上的地方扯开。他能够闻到空气的变化,那是从敞开的门的舷梯吹进来的。一阵刺痛的干燥的微风,吹进了火炉般的船舱里,把带有霉味的湿气驱散。文飞把自己的行李袋从架子上拿下来,跟着别人从飞船的后面走下去。

“快点给我滚下去,娘们似的,”中士咆哮道,“我们没有一整天的时间。”

空气像火炉一样,炽热而又干燥。一股强风带着熔炉的热度在他身边吹着。踏上航空港的停机坪时,他的汗水几乎立刻就蒸发了。

文飞犹豫地向周围看了看。

他踏进了地狱。

整个世界是铁锈一般的红色,这是沙子的颜色,沙子似乎把每一个建筑、每一台车辆都染成了自己的颜色,不管它们原来的本色是什么。刚刚降临到航空港的火焰般的黎明,更加强了这种效果。

这还能算是航空港吗?原先零散地坐落在发射站旁边的七个发射塔,几乎有一半正在着火。其中两座上面只有破碎的瓦砾。其它着火点冒出的烟柱正在从航空港的建筑里升起。更能说明问题的,是一些更大的烟柱,从几英里外的殖民地市中心冒出。

就在这时,文飞听到了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微风吹来的地方,他听到了那种哭喊,那种痛苦,那种恐慌。

他猛地转回身。就在机场的对面,离登机处不远的地方,他看到航空港联邦区周围陆战队的警戒线,还有远处混乱惊恐的人群。

不要!

记忆像潮水般将他淹没。他又一次站到了殖民地广场上。他满脑子都是那里的声音。他们的哭喊……她的哭喊……

“不要离开我!”她哭喊道。

有人从后面猛推了文飞一下。他的训练立刻起了作用,他的身体打了一个趔趄,但立刻很快地站起身,双手已经准备好防御和攻击。

“别在这里磨蹭了,你这个混球,”中士咆哮道,“你在等什么?等人列队欢迎你啊?快去军营接受训练。快点过去!”

文飞一辈子最怕的就是营房了。那里有些东西让他反感,让他一听到这个词灵魂深处就开始发抖。文飞有点发懵,但他心里仍然很清楚,即使他嘴上在说:“不,中士,我不行……”

中士又一次把他推倒在地。

“欢迎来到马赛拉,陆战队员!快给我走!”

他开始走动。捡起自己的行李,文飞加入到和他一起从运输飞船上下来的队列中,向停机坪边缘的军营走去。他有一种清楚的感觉,似乎自己在逆流游泳:因为基地上其他人都在向升降台走。“我们似乎是留下来收拾残局的。”文飞自言自语道,尽力不去想接下来不可避免地会发生的事情。他眼睛直盯着地面,不想看到那些箱子似的移动军营,即使当他在向里面走去的时候,也不看上一眼。

只是到了里面之后,他才抬起头来,和其他人一起,散乱地站成几排,站在狭小的调度室里,那里是进口斜坡台的顶部。

代理中士还在那里,以他独特的方式教育着他们:“你们知道这个训练,伙计们。扔下你们的行李,脱下衣服……立刻回到这里。”
文飞感到一阵恶心冲击着他。再没有比军营更让他憎恨的了,而在军营中,他最憎恨的,就是他们将要逼着他做的事情。他告诉自己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但是这一点也没有减少他的反感。

文飞走进了隔壁的营房一一像是被赶进了屠宰场的牲口,他想,身体颤栗了一下——找到了一张空床。以前在这里住的那个家伙很显然是匆忙离开的。床上地上扔满了各种垃圾。文飞想外面的那位代理长官也许不会容忍这种邋遢行为。年轻的陆战队员叹了口气,开始脱下汗水浸透的衬衣。他尽力不去注意周围的其他人脱衣服。

在场的男人女人都有——联邦舰队非常愿意让男人女人都为他们的任务而卖命——但文飞总是羞于在男人面前裸体,更不用说在女人面前了。由于年轻和缺乏经验,他发现每次被随意地要求脱光衣服时,他都会感到痛苦难堪,因此他还不止一次地成为其他队员的笑柄。

文飞颤抖着迈进了调度室。干燥的热量立刻蒸发了他背上的汗水。他的身体感到很不舒服。他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

他看了看房间里其他人,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自己几乎不愿意承认,这样做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孩子似的好奇。他注意到在场的大多数是男人——事实上,绝大多数都是男人。他脑子里甚至短暂地闪过一个念头,想知道那个中尉脱光了战甲之后是什么样的。文飞有点惊奇地发现,她并没有在他们中间。难道是她得到特赦,免除了这种羞辱的事情?

两个手持击昏器的卫兵站在中士的旁边。他们中间是一个通往漆黑房间的人口。文飞闭上了眼睛,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中士正在看着掌上显示器点名。

“鲁冰城——张士民……”

文飞的头快要爆了,脑子一片空白。

“文飞”

听到自己的名字,文飞向前迈了几步,然后就僵住了。他的腿一点也不愿意向那可怕、黑暗的门口再迈一步。他的目光停在了远处的过道上。一排排和人一样大小的管子,充满了蓝绿色的液体,停放在过道的两边。

“文飞,你到底……?”

他们将把他放在其中一个管子里,一旦进去,噩梦就会开始。

“文飞!”

那就像一口棺材……棺材里的噩梦。

他再也动不了。那两个卫兵已经多次见到这种情景。他们漫不经心地走过来,非常粗暴地架着文飞进入黑暗之中。

他在下落,没有尽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他到底是在这里呢,还是在别的地方?或者他根本就不是自己?他试图集中精力,抓住从头脑中飘过的图像和记忆,但却无法捕捉到它们。他伸手去抓它们,拼命想审视它们,但它们却总是像水下的气泡一样,在他就要抓住的时候破灭掉。

气泡……

那水是可以呼吸的。长长的透明的管子里注满了可以呼吸的水。他尝试着勇敢一些,他真的尝试了,但最后总是惊恐地喊叫起来,让自己蒙羞。他们并不在乎,因为他们已经成千上万次地见到过这种情景。他们粗暴的手把头罩紧紧卡在他的头上,将他推下管子,然后关上密封盖。“我们必须对这个作些调整,”他听到其中一个人说。他尽力地屏住呼吸,只要他还能……只要他还能……什么?

他在想什么?他为什么要想?

头发,麦田的颜色,在夏天的太阳下起舞。有一个金色的日子……当最后一口气从肺里冲出时,他的手猛地拍打在透明管子的管壁上。植人物突然涌进了头罩里,他的头脑爆裂成了一百万块碎片。

碎片在他周围盘旋着。碎片的气泡。

战斗服学校。他怎么能忘记呢?他的指挥官是一个年老的陆战队员,名叫卡莱尔。他们花了几周时间来使他熟悉技能——也许是几个月吧?战斗服就像一个老朋友。他似乎一辈子都是和它们中的一个生活在一起……战斗服。它在哪儿?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在神学院的课堂上?盖比塔斯教士在讲授古代人的衰败和骄傲的罪过。平静来自于内心,一个愉快的认识,认识到上帝用纯粹的声音和每个人对话。

“你们不要杀戮。”他说,但是他在教室前面举起了一支AGR-14高斯来复枪。

“听着,文飞。”盖比塔斯教士说。他走到教室后面文飞坐着的地方,把8mm自动武器递给一直不注意听课的文飞。“施之于他人。”他在男孩接过武器后说。

男孩在气泡中飘走了,但武器留了下来,光滑而充满诱惑力。

射弹的磁加速达到超音速,拥有巨大的动能贯通效果,武器使用各种无壳子弹,从贫铀穿甲弹到钢头步兵子弹。又是一个多年以前的老朋友,来复枪爆炸了,里面的东西全都炸了出来,然后重新组合,构成了父亲的脸。

“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老人说,一滴眼泪从面颊上流下来。在夕阳下,家里的农田从身边一直延伸到远方。“不管你到哪儿,不管你做什么……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

是吗?我会吗?

文飞现在感觉好多了。当他第一次从记忆改造箱里出来时,根本找不到方向,但现在他的头脑格外清晰。

穿着战斗服,他总是感觉良好。虽然是老式的CMC-300型号,但他不在乎。他使用300型已经好多年了,穿起来总是很合身。

文飞肩并肩和其他陆战队员站在一起。待命室里除了一些常规陆战步兵外还有喷火兵。在他所有的有限空间里,他检查了高斯来复枪和战斗服之间的电源连接。他喜欢那支来复枪,那是他的心爱之物。他使用来复枪的时间几乎和他穿战斗服的时间一样长。

文飞抬头看了看。出口处的“开始”指示灯已经由红变绿。门瞬间打开的时候,陆战队员们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他却不愿意离开。

他当然非常热爱军营。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482.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Sine
    2011年4月13日10:34 | #1

    为啥都连载到一半就没了。。。苦等啊

  2. 弱玉凤凰
    2011年4月17日19:40 | #2

    @Sine
    哥们对不起,没钱赚就停了,我也不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