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鬼 第一章:鬼迹

2011年2月1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在一条阴黑的巷道内,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咬啮声。声音就从垃圾箱旁边传来。几个行人从这条阴黑的巷道前经过。完全没有对这种奇怪的声音感到惊奇。这城市里到处都是野狗,夜里饥饿了,于是来到垃圾箱旁边吞食垃圾,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代的生活,已经让人麻木到了一种处变不惊的程度。甚至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随的气度。

每个人形色匆匆,都在赶路。夜已经黑了,明天还要早起挣命般地去工作。还要赶地铁,赶公交。他们满脑子想的都是到了工作单位,又有多少烦人的活儿要干?又有哪些不好对付的客户等着他们去对付?

夜色浓深。一轮残缺的月亮挂在天上,夜风吹动一片黑云,眨眼间,将唯一一点的月光遮得严严实实。

郎锋刚从自己的工作单位下班回家。他是一名室内装潢设计师,整天在电脑前设计图纸。有时候公司忙的时候,会加班到晚上,甚至通宵加班的情况也有。今天就是遇到了加班,而且还不给加班费。没办法,这年头,大学生多得是,想要找到一份工作不容易。自己还是珍惜一点吧。总算每个月也有几千块的进项,也算是白领了。在社会上,还有许多大学生比自己混得还要惨。郎锋已经对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感到知足了。

郎锋今年二十四岁,刚从大学毕业,就找到了一份和自己专业相吻合的工作。这家公司在靖州这座城市也算是一家大公司,公司里面有一百多名员工。公司的办公区处于城市的繁华地带。一座二十四层高的高层的十三楼。郎锋的收入水平在这个中等城市里面也算是中上游水平。过几年之后,如果职位有所提升,可能月收入就会过万。其实,现在的郎锋已经被许多人羡慕着。

但是郎锋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一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二来郎锋的工作很忙,忙到没有时间谈恋爱。而且公司那可怜兮兮仅剩下的几枚美女,早就已经名花有主了。于是,郎锋本着“我不圣(剩)谁圣(剩)”的精神一直宅在家里。那颗被爱火和工作焚烧得体无完肤的大脑,每天晚上在看了一个小时的恐怖片之后,就会顺利地入睡。而且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六点。虽然睡觉的时间很少。不过郎锋有一点很好。睡眠质量十分令人羡慕,往往躺下没有三分钟,就会响起沉沉的鼾声。

经过那条黝黑的小巷的时候,郎锋也听到了那种奇怪的咀嚼声。但是郎锋也像别人一样,看了一眼小巷,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一名清洁工,踏着清晨如同碎金的阳光,走进了那条被阳光照亮的小巷。不知道为什么,清洁工忽然感到一阵阴风吹过。自己的脊背不自觉地起了许多鸡皮疙瘩。秋风萧瑟。但是今天天气晴朗,不致于吹得人寒冷。这条巷子有些瘆人。也有些古怪。每天早晨清洁工老刘走进这个巷子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打几个冷战。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麻木了。也许这条巷子长期背光。又阴暗潮湿,所以才会如此。

老刘来到了垃圾箱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哦。真讨厌!这究竟是什么味道啊?”老刘捂住自己的口鼻。“好像是屠宰场那种味道一样。”

老刘看也不看。用铁锹,将垃圾箱里的垃圾往三轮垃圾车里面装。老刘没有注意到,一只簇新的女士高跟鞋随同垃圾扔进了三轮车里面。在那个高跟鞋上,沾染着很明显的血迹。老刘属于粗线条的那种人,文化没有,就是不信邪。干什么都是大大咧咧。作为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大妈”。如今赶上好时代。过去被人看不起的清洁工,如今也是很令人羡慕的事业单位了。老刘的腰杆也直起来了。平时,就喜欢粗声粗气像个大老爷们儿似的说话,现在更是如此。家里的孩子也不用自己操心。找到了工作,也谈上了恋爱。自己虽然帮不上什么,但是也不至于拖后腿。整天,就是扫扫大街,也算是为城市的环境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说得好听点,自己是城市的“美容师”。这个靖州,现在也越来越漂亮。说一说,还不是像自己这样的环卫工人每天在太阳底下风吹日晒加雨淋,努力工作的结果吗?

老刘,将垃圾装好。又将地上的几个塑料袋捡起来,放入垃圾袋中。然后推着三轮车,就赶往下一个垃圾箱去了。

老刘,推着三轮车离开小巷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野兽似的喘息声。“呼哧。呼哧。”吓得老刘回头一看。“咦?”没人。“真是见了鬼!”

老刘大大咧咧地骂了一句。推三轮车过街角的时候,忽然看到电线杆子上,贴着一张寻人启示。

“寻人启示。男,四十七岁。身高一米七左右,身穿浅蓝色上衣,绿色短裤。带一副金边近视镜。与九月二十五日走失,至今未回。请知情者,拨打电话139********,定有重谢。”寻人启示上,一个男人的照片模模糊糊地印在左上角。

“真是的。一个大老爷们,出门还能走丢了!又不是老天痴呆。真是不可理喻。”老刘唠叨了几句。就离开了。又一阵阴风吹过。“呼哧。呼哧。”

在角落里,另一只高跟鞋静静地躺在那里。鞋跟已经断裂。风儿吹过。高跟鞋晃了晃。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转载请注明来自:[伏魔战记攻略网]http://www.fumozhanji.com/archives/732.html

分类: 魔兽小说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